中共一大嘉兴南湖会议召开日期确定:1921年8月3日

2018年06月25日 13:38:01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确证了!中共一大嘉兴南湖会议哪天召开

  “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的生日,但是中共一大真正召开的时间,其实是1921年7月23日。

  1921年7月23日,夜幕中的上海,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悄然开幕。到7月30日晚上,本是最后一次会议了,却因侦探的闯入,被迫中止。之后,经商议决定,代表们转移到浙江嘉兴的南湖,在一艘游船上召开了最后一天的会议。

网络配图。

  正是这一天的南湖会议,完成了在上海开始的所有议程,通过了主要的文件,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但是这“最后一天”,到底是几月几日呢?由于年代久远,资料缺乏,这个历史之谜迟迟未能解开。

  今天上午,“红船论坛”在嘉兴开幕。会议上,《中共一大嘉兴南湖会议研究》正式发布,书中确证了嘉兴南湖会议召开的日期为1921年8月3日。

  这个结论如何得出的呢?

  听记者给你细细解答!

  2013年2月,为了迎接建党100周年,嘉兴市委部署开展中共一大嘉兴南湖会议研究,课题组历时5年,深入调查考证,反复修改加工,终于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7年之际,将课题成果出版并正式发布。

  01

  7月30日、31日代表的行踪

  经过对7月30日当晚法租界巡捕侵扰会场、代表撤离疏散行踪的考证,可以确认当晚会议组织者作出的任何决定,都无法在当晚通知到各位代表,特别是五位临时在其他地方落脚的代表。1921年8月下旬《广东群报》连载的《十日旅行中的春申浦》一文,详细记载了法租界巡捕侵扰会场当晚的经过和第二天陈公博的所见所闻,佐证了当晚陈公博没有接到第二天“停会”或去外地续会的通知。

网络配图。

  7月31日陈公博夫妇乘坐傍晚7时15分的快车去杭州之前,曾经找过李达和张国焘,告假去杭州游西湖度蜜月。而李达、张国焘告诉陈公博“打算停会”,说明这一天他们是见过面的,这个事实佐证李达、张国焘等会议组织者31日还在上海。因此,可以排除7月31日召开嘉兴南湖会议。

  02

  根据1921年8月初《申报》《新闻报》等报刊的报道,8月1日下午4时半至晚上8时,嘉兴刮了一场巨风,南湖边的裕嘉缫丝厂新盖38间厂房被吹倒了36间,南湖中的游船被吹翻四五艘,还淹死3个人。

  但是,所有代表和王会悟等相关人员的回忆都没有提及这场巨风。根据这些事实,可以确认嘉兴南湖会议不是在8月1日这一天召开的,也佐证了王会悟8月1日不在嘉兴。

  03

  《十日旅行中的春申浦》记载:“回上海第二日我们便附新宁轮归粤”。经查阅1921年7、8两个月《申报》商务版刊登的新宁轮进出上海港的日期,明确记载新宁轮于8月4日午刻驶离上海港,而陈公博就是乘坐这班新宁轮离开上海、于8月10日抵达广州的。陈公博在《我与共产党》一文中提到:“归来上海之后,佛海来找我,才知道最后大会已经在嘉兴的南湖船上开过,会议算至结束。”如果这一日还在嘉兴召开南湖会议,周佛海与陈公博不可能见面。因此,有关新宁轮的证据排除了8月4日及以后时间召开嘉兴南湖会议。

网络配图。

  “8月4日说”的主要依据是《中国国民党九十年大事年表》中的记载。经过查考,这一记载缺乏史实依据。

  “8月5日说”的主要依据是写于1921年10月13日的斯穆尔基斯的信件。这封信件明确记载“从7月23日到8月5日,在上海举行了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大会”。有学者认为,这封信距离中共一大闭幕仅60多天,记载的开幕时间是准确的。课题组认为,信件所说的闭幕日期很可能是嘉兴南湖会议选举产生的中央局成员回到上海后,“立即举行中共中央的第一次会议”的日子。斯穆尔基斯有可能把嘉兴南湖会议与紧接着召开的中央局会议统称为“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大会”,便把8月5日当作了中共一大闭幕的日期。

  04

  

  厘清代表和王会悟是分两批还是同一批、是同一天还是分两天到嘉兴,是确定嘉兴南湖会议在8月2日或3日召开的一个关键。这里有一天的时间差。根据沪杭甬铁路火车时刻表、嘉兴火车站到鸳湖旅馆再到狮子汇渡口的实际距离、丝网船需要“先期雇定”等事实,可以确认代表是分两批、分两天乘坐早班车到嘉兴的,从而排除“8月2日说”。依据有三。

网络配图。

  一是从会务准备看。中共一大在上海遭受法租界巡捕的侵扰,事先做好续会的准备工作是非常必要的。其中,最重要的准备是提前雇好开会所用的船。会议组织者决定到嘉兴南湖续会后,就商定由王会悟“回去布置”“先雇一只大船等着”。根据《鸳鸯湖小志》记载,丝网船也需要“先期雇定”。而且,王会悟提前一天到嘉兴,也没有雇到开会所需要的大船,只好雇了一艘中号船,进一步证实了丝网船需要提前“雇定”的记载属实。

  二是从沪杭甬铁路火车时刻表看。如果一大代表是同一天分两批到达嘉兴,王会悟等人乘坐7时35分的104次早班快车到嘉兴,其余代表只能乘坐第二班9时的106次慢车,而这趟慢车到嘉兴的时间是12时20分。如此,会议就只能在下午开始,这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因此,一大代表同一天分两批到嘉兴不符合实情。

  三是从一大代表和王会悟到嘉兴的行踪看。王会悟和一些代表回忆,她是乘早班快车到嘉兴的。到嘉兴后,先到鸳湖旅馆开好房间,委托雇船,然后去南湖察看地形。而大多数代表也是乘早班快车到嘉兴的。代表们到嘉兴后,“早有鹤鸣夫人在站等候,率我们上船”“王会悟所雇的大画艇已泊在湖边”。这说明大部分代表是在王会悟到嘉兴的次日来到嘉兴,并直接从火车站到狮子汇渡口上的船,没有进城,也没有在嘉兴住宿。

  上述四个方面的史料,是确定嘉兴南湖会议日期的客观依据,它们之间的内在逻辑联系,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揭示了中共一大从上海转移到嘉兴南湖续会的经过:

网络配图。

  8月2日一早,王会悟与几位代表“作为具体的安排事务的工作人员先行出发”,乘坐7时35分的104次早班快车赴嘉兴。到了嘉兴后,入住鸳湖旅馆,预订好第二天开会用的船只,并到南湖察看地形。同一天,张国焘在上海“通知各代表明早搭车前往”。

  8月3日,其他代表乘早班快车于上午10时13分到达嘉兴,王会悟接站后即带领代表们到狮子汇渡口登船,进入南湖,于上午11时左右至下午6时左右,在预定的游船上召开了嘉兴南湖会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第一个决议,选举产生了中央局领导机构和成员,完成了大会的所有议程,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会后,大多数代表乘坐当晚8时15分的115次快车返回上海。

  此外,课题组还通过研究中共一大安全保卫工作,对中共一大为什么选择在上海法租界召开、为什么最后确定到嘉兴南湖续会、李汉俊与何叔衡有没有出席嘉兴南湖会议等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也对嘉兴南湖会议上的选举方式、选举结果等进行了深入考证等等。

张义凌

责编:

视频新闻

  1. “有这样的朋友 还需要敌人吗”欧洲理事会主席痛批特朗普
  2. “老婆我爱你,可我真的离不开她”
  3. 豆腐和它们是黄金搭档,用这方法豆腐又香又滑,一家老少都很爱吃
  4. 山间孤坟中飘来飘去的“鬼火”究竟是何物?你见过没有?
  5. 省运会武术散打(乙组)预赛 我市运动员勇夺五金三银四铜
  6. 谢贤主动谈儿子幼年经历,谢霆锋比起老爸原来输在这!
  7. 小龙女李若彤主演的电影,银河映像的开山之作,可惜镜头太少!
  8. 快高考了,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9. 消防安全温馨提示(宾馆逃生注意事项)
  10. 海洋巨鱼看上去只有一个头,张大嘴巴变O型还能卖萌!
  11. 事业单位考试公共基础知识每日一练5.18
  12. 磨牙棒巧挑选,掌握三要素是关键,为宝贝好牙口打下基础
  13. 他本来要刺杀蒋介石,却意外除掉了另一个比蒋更大的危害
  14. 来自哈佛、耶鲁大学校长的忠告:我们应该给孩子什么样的教育?
  15. 余生不长,要和爱你的人在一起
  • ?227583.html
  • /154577.html
  • ?g8her.html
  • /nr132.html
  • /936813/7hbb1.html
  • /ws7p4/123210.html
  • ?foik7/760731.html
  • ?420498/p6gby.html